孤独的母爱

昨日清晨,刚走出家门口的楼道,我便被眼前的一幕打动得差点儿柔情众多。两只猫,一大一小,在墙边的一处荒僻冷僻的绿叶丛处演绎着一段母子情深的情景剧。   目下,天正飘着蒙蒙小雨,瑟瑟的寒意已经让空气...

永远的母亲

写下这几个字后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千头万绪的思絮,仿佛百千条虫子同时噬心,浑身舒服得无处抓狂。所有的悲痛压制得人哭不出,说不出,喊不出。为难的遇到为难的事情,又逢为难的季节,于是便有了一颗为难的心。 ...

一段留错言的电话录音

那一年,卒业后了很久我也没能找到的事情。开初,我看到良多同窗都一个个欢天喜地下班去了,焦虑的我起头把本身的十足不如意都迁怒到了身上。我气愤地责备爸爸没有一点儿用,成天就晓得弄点儿酒,在一日三餐前地抿上...

>